中艺联合文化产业

摄影/精选 编辑/中艺联合

【媒体转载须经中艺联合及作者授权】

你可以用手机、ipad随时看《中艺联合》

感动不分平台不限时间。订阅《中艺联合》你可以:

【微信】“扫一扫”左侧二维码中艺联合文化产业;

【产业新闻】订阅管理中搜“中艺联合文化产业”;

【THE.SO】手机客户端 搜“中艺联合文化新闻”;

【文化阅读】手机ipad客户端 搜“中艺联合影像力”

花开花谢逝光阴, 影在影消交替频。 月缺月园周复始, 痕藏痕现看真心。



月光下的楼台石具上有碧玉般清透的影子,花的影子记载着春的繁华

他山玉石




春归花不落,风静月常明.
十分春水双檐影,百叶荷花七里香.
渔浦浪花摇素壁,玉峰晴色上朱栏.
曲径通幽每过三益友,小庭环绕长对四时花.
春风感人有形无迹,后贤怀古异世同情.
看剑豪生胆,读书香到心.
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
身无半亩,心忧天下;读书万卷,神交古人.
满眼云山长画卷,一壶天地小书楼.
崇山流水,兰惠幽香.
笑语江南客,无声塞北人.
行路难,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难在人情反复间.
有雨云生石,无风叶满山.
月痕镂石碧,花影留春红.
淡如秋菊何妨瘦,清到梅花不畏寒.


古筝曲 - 女儿情


画家王涌泉 国家一级美术师


乡村不见放牛郎


在童年的记忆中,村里各家各户都养牛,牛是庄户人家的忠实伙伴。暑假的日子里,农家娃整日与牛为伴,放牛,成为农家娃一项特殊的暑假作业。一根小小的牛绳,连接着诸多美好的乡村记忆,跳荡着农家娃一夏天的快乐时光。

小时候,老家放牛的地点在离村子三里远的白龟山水库河滩上。由于防汛需要,每年六七月份,水库水位都会降到最低。水一退下去,便裸露出一大片肥沃的滩涂地,成为孕育各种草类的温床。河滩上的草因水而生,也因水而衰,一岁一枯荣,绵延着生命的坚忍和不息。那些在黑暗水域里浸泡了一年的草根早就急不可耐了,渴盼着重见天日的这一刻,随着一场激情夏雨的振臂高呼,那些群情激昂的草便挤挤扛扛争先恐后从湿润的泥土里探出头来,三五天的工夫,便铺展成密密匝匝、青翠欲滴的一地葱绿。这一方得天独厚的草场和牧场,是大自然赐予牛羊们的一份厚礼,也是我童年的乐园和天堂。

吃过午饭,大人们找个阴凉的地方铺张草席睡下了,我和玩伴们没有午睡习惯,举着长长的竹竿四下跑着粘知了,排遣着火辣辣的闷热,等待着放牛的村人从门前经过。村里人去河滩上放牛都是在约定的时间成群结队前往的,极少有人提前单独行动。当清脆的牛铃声在门前的小路上响起,好似一道行军的号令,惊扰了村人的鼾声,也让寂静的村庄喧闹起来。我跑回家扔下竹竿,和大人打个招呼,便着急慌忙地从树上解开牛绳,牵着自家的牛加入到放牛的队列中。或许是牛急于到达那片水草丰美的河滩吧,牵着牛走不了多远,牛的步子便明显加快了。我快走几步,把牛绳往牛脖子上一缠,任它在牛群里一路领先地跑。牛在前,人在后,穿过村庄,越过田野,翻过一道土坡,一片辽阔苍茫的水域呈现在了眼前。蓝天白云下是一望无垠的草场,微风拂过送来了青草香,刺激着牛的鼻孔,也让一路小跑的放牛娃们喘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附近几个村庄的牛群沿着熟稔的田埂,从四面八方潮水般涌来,空气中到处弥漫着牛嘴里呼出的气息,夹杂着水面上氤氲的腥香,在阳光下升腾成浓郁的乡村味道。偌大一片草场,每个村庄的牛群各有自己的领地,心照不宣,互不侵犯。牛与牛之间的默契,在相安无事和其乐融融中得以淋漓尽致地体现。不用指引,无须扬鞭,那些温顺的牛一到河滩,自会前往,啃完一点,挪动一处,极少跑到很远的地方。

美好的记忆总是短暂的,如今,老家的村子里都是机械耕种,再也没有人养牛了,放牛的日子已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记忆,一种挥之不去的乡愁。



画家王涌泉 国家一级美术师


赤壁怀古 沧湖咏荷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许多人知道,这是屈原的生命绝唱。但很少有人知道,“沧浪之水”,指的是赤壁市西北角的沧湖。当年,屈原于流放期间,由此向南,带着一腔悲愤,投身汩罗江。每到端午,万千龙舟竞渡,祈望打捞圣贤之躯。他的英魂,飘落沧浪之湖,化为千朵万朵荷花,向世人展示他志行高洁的风姿,骨润神清的品格。

屈原在《离骚》中歌吟:“制芰荷以为衣,集芙蓉以为裳。”寄托着他对荷花的一片深情。在生,屈原并没有穿戴荷叶为衣、荷花为裳的服饰,但在碧波涌雪的沧湖,我们从每一朵艳丽质清的荷花中,似乎都可以看到他俊逸绝俗的倩影,听到他爱荷乐水的浩歌。屈原,你既有问天的哲思,穿云的巨眼,如莲的品德,怎么就看不透历史的大势,君王的暴昏,而要愚忠到投水而死!啊,屈原,屈原,中原屈子。其实,历史并没有委屈你,你也没有向时代屈服。你要忠的王,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你要爱的国,不过是暴君们用血淋淋的刀剑,从中华母体上切割下的“家国”!在混沌初开的时代,人类对天顶礼膜拜。只有你,仰望星空,面对浩渺的苍穹,发出一连串的叩问。这是划破夜幕的闪电,是震彻人类思想天空的惊雷。你的《离骚》,是文学宝库中一颗光耀千古的璀璨的明珠。《天问》的科学探索精神和《离骚》的文学成就,这一双联珠合璧,就足以使屈原成为百代楷模、千古伟人、万世师表。如此人杰,怎么能向尸位龙椅的昏王称臣,怎么能与窃据庙堂的佞臣为伍!也许,正因为你悟透了这一点,不愿再染红尘,以身许波,坦然投江,让生命融入万古不息的碧涛!让灵魂化作洁身自好、标格清远的荷花!

沧湖,你有一湖先哲赞咏过的圣水,你有一湖屈原的生命之花!不然,你的荷花怎么那般艳丽,你的莲子为何那般清香,以至号称“香莲”而誉满中华,香飘五洲。

荷花,简称荷。别名则有莲、莲花、芙蕖、水芙蓉、草芙蓉、菡萏、水华、水旦草、水芸、泽芝、溪客、浮客、静客、六月春等。由于唐明皇皇宠爱“芙蓉如面柳如眉”的杨玉环,所以有人又雅称荷花为“玉环”。中国是荷花的中心原产地。1973年浙江余姚县距今七千年的姆渡文化遗址中发掘出荷花的花粉化石。同年,在河南郑州市距今五千多年的仰韶文化遗址又发掘两粒炭化莲子。足以证明,在上古时,荷花就开遍祖国的大江南北。荷花有单瓣、多瓣、重台、千瓣等花型。色为深红、粉红、白、淡绿或复色,花大色丽。其中的千瓣型,唯中国独有。花托因变态而生出多个花心,二心者称并蒂莲;三心者称一品莲、品字莲;四心者称四面莲,四面观音;五心者称五子莲,绣球莲。这些花色多变,花型各异的荷花,自古被奉为花中珍品,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荷还有很好的实用价值,藕、莲蓬、莲子、莲叶甚至莲花,皆可食用。尤其是莲子,乃滋补佳品。

沧湖的湖汊塘池,到处都是荷花。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时节,各种颜色、各种形状的荷花,争相怒放,如盖如伞的荷叶,也争绿斗翠,婀娜多姿,令人目不暇接。荡舟其间,犹如进入一个荷花博览会。低头细看,但见亭亭一茎,漱波而立,上托芳华,下拥翠盖,摇姿异影,流馨溢香。这哪里是一支支荷花,分明是一群群对镜佳人、出浴美女、凌波仙子,令人心旌摇摇,如醉如痴。难怪从古到今的文人雅士,竭尽才思,妙笔生花,写下了那么多歌咏荷花的华章丽句,传世美文。就连才情盖世、秉性傲群的屈原,也不禁激情勃发,不仅在《离骚》中赞“芙蓉始发杂芰荷,紫茎屏风文绿波”,而且还忽发奇想,要以荷花为衣,跃入群芳之中。

古人从“天人合一”这一哲学思想出发,认定花品如人品,都有高低洁浊之分。他们对花的赞赏,并没有止于美女鲜花这类表象的比拟,而是对高雅的花,注入了人格伦理的精神内涵,实现花人合一。人们对“兼百花之长,而各去其短”的荷花,不仅有美人之誉,更有君子之赞。在万千赞辞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北宋理学家周敦颐的《爱莲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莲,花之君子者也。”此论一出,荷花高洁的品性更为世人推崇备至。以花比人,以人喻花,将花中君子与人间君子并列顶礼,恰如其分,适得其所,体现了人类对正直的褒扬,对奸邪的鞭挞。

古人爱花至深,就展开想像的翅膀,将花人化,甚至神化。给每一种花选了一位护花神。比如,荷花的守护神是周敦颐和西施这一对才子佳人。人们为什么没有推选屈原呢?或许,在古人的心中,屈原高洁的品格、正直的气节,本身就是一朵圣洁的莲花,理应受到众神的守护,众人的祭祀。人们纪念屈原的,有每年的端午节。人们纪念荷花的,是农历六月二十四日。民间传说,荷花生于是日。据《清嘉录》记载,每年此日,湖光山色之间,千顷荷花之旁,游客熙攘,画舫箫鼓,观荷品瓜,消暑纳凉,甚为隆重。比之龙舟竞渡,别有一番乡韵雅趣。

沧湖,屈原留恋过的沧湖,水清,花美,莲香,果甜。今天的沧湖人,在这里扩植了万亩荷花,千亩果林,移栽了梅、兰、菊等花,使花中君子齐聚。屈子有灵,当引为知己,不再寂寞。沧湖人,年复一年,默默地守护着满湖清水,满湖荷花,满山花果。他们心中始终珍藏着一份期盼,只要保护好秀山丽水,以荷花为裳的屈原,就会从万顷碧波中站起,从万顷荷花中走来,再唱一曲“濯缨濯足”的浩歌!再写一篇传诵万方的《离骚》,再来一次振聋发聩的惊天之问!


画家王涌泉 国家一级美术师

画家王涌泉 国家一级美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