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国际交流 > 文化交流>正文

胜利纪念日,文艺舞台的回响——《胜利与和平》晚会大家谈(三)

2016-08-01 03:40 中艺联合文化产业网 我有话说 字号:TT

    黎明照亮在东方

    冯双白

 

老兵讲述《红纱巾》 

    《胜利与和平》,多么简洁而有力的名字!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文艺晚会,以胜利与和平的名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上演的这个夜晚,用大气磅礴的视觉冲击力、荡气回肠的情感旋律和感人至深的典型细节,把自己刻写在中国文化的历史册页上! 
    《胜利与和平》是一次庄严盛大、严肃隆重的仪式。其中有着极其严肃的人类反思,为着不能忘却的历史! 
    既然是盛大而严肃的仪式,就必然讲究内在的逻辑结构。全场演出,没有按照自然时空顺序从抗战爆发时中国人民遭受突如其来的生活苦难开始,而是用一个老兵前来看望牺牲战友塑像的“倒叙”作为开端,而且将这个开场式命名为“胜利”,响亮地唱出了胜利之歌,可谓独出心裁。这里面,包含了艺术家们严肃的历史反思——今天,是抗战胜利的大日子;今天,是应该自豪庆祝的美好日子;今天,更应该是中国人与全世界共同反思东方主战场胜利的大日子!已经很久了,人类对于二战中东方主战场巨大意义的反思似乎不够深入,对于中国人民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所付出的惨烈牺牲和取得胜利的巨大贡献似乎认识不够。因此,胜利,是晚会艺术开端的起点,更是全人类反思历史的逻辑起点。 
    人类举行仪式,往往在仪式中表达被提炼出来的抽象原则,更要融入鲜活的历史生活。整个晚会分为3个篇章——《浴血中华》、《正义力量》、《和平梦想》,浓墨重彩地再现了波澜壮阔抗战历史中的诸多画面。从黄河发出的战争“警号”,到白山黑水间抗联英雄的一个个深沉倾诉;从卢沟桥日军发动战争的历史影像,到全国工农兵学商咬破手指,用鲜血写下“中国不会亡”;从窑洞里唱出《延安颂》和《抗日将士出征歌》,到《在太行山上》融合着《游击队歌》,共鸣着《大刀进行曲》;从保卫黄河的怒吼到《义勇军进行曲》以国歌的旋律奏响;一幕幕,一场场,舞台歌舞艺术表演的空间与大屏幕上极其丰富的历史影像资料相互配合,把70年前那段可歌可泣的中国战争史,鲜活地呈现出来。我们必须说—— 
    历史活着,活在卢沟桥依然醒目的深深弹孔里;历史活着,活在广袤大地的抗战传说中;历史活着,活在人们的记忆深处;历史活着,活在中华民族明晃晃的历史册页上! 
    《胜利与和平》是一座荡气回肠、分量很重的艺术雕像。其中有着沉甸甸的质感,为了缅怀那些永远活在人们心中的先烈! 
    《胜利与和平》是重大历史题材的主题文艺晚会,在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历史时刻举行,其意义不言自明。值得点赞的是,如此重大题材,全场演出却从一组缓缓升起的英雄雕像开始,从一个前来看望先烈的老兵个人回忆入手,正所谓出手不凡。当他满怀深情地说出“亲爱的战友们,每年胜利日,我都要来看望你们。今天,是第70个胜利日”,全场响起了狂风暴雨般的掌声!我想,这正是人们感情深处的共鸣。 
    这是一场历史纪念性质的演出,全场演出的舞蹈设计,都非常注意突出“雕像”的作用,因而具有了沉甸甸的艺术气质,恰恰与历史题材相得益彰,与缅怀先烈互为表里。开场的《怒吼吧,黄河》,用多媒体与情境表演的形式,用男演员赤裸的手臂、脊背,组成了大写意的咆哮“黄河”之形象,引人联想到国歌里“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著名词句,引人联想到抗战史上发生在长城古北口段先烈们用人墙堵住长城缺口的真实抗日历史,先烈们的英雄壮举,让人热血沸腾! 
    历史题材之舞蹈,需要特别的设计才能突出历史的主题。值得指出的是,如果说大合唱、小合唱、独唱等音乐形式用人们耳熟能详的经典旋律为晚会注入了许多闪光之点,那么,晚会的舞蹈则铺陈出历史的粗犷线条和磅礴画面。《大刀进行曲》里那一句“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多么生动地点醒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驱逐强寇的坚强意志。舞蹈没有再去单纯描述战斗中的过程情节,不作外在的砍杀动作之模仿,而是采用群舞“大刀”们围绕中的三人舞形式,动作编排沉稳大气,雕像式的艺术设计渲染了抗战英雄的典型气质。表演唱和舞蹈《抗日将士出征歌》,舞蹈编导充分利用斜面的大台阶,用不断前进的步伐,勾勒出一个巨大的、流动的“Z”字形行军队伍,简洁明了地传达出“妻子送郎上战场,母亲送儿打东洋”的历史情怀。当《在太行山上》动人的歌声响起,人民大会堂巨大的舞台上方出人意料地升起一轮红日,一根斜刺里突向天穹的石柱上,一个八路军战士的雕像伫立在苍穹,回肠荡气的旋律与顶天立地的先烈雕像,把人们的感情推向了深沉的高潮。 
    《胜利与和平》是一场磅礴气势和感人细节完美结合的艺术演出,其中有着跨越历史时空的巨大力量,为着全人类共同珍爱的和平! 
    回顾历史,从1949年开始,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的艺术方式,在重大历史时刻庆祝重大历史事件,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文艺行为。20世纪50年代为庆祝新中国成立而出现的《人民胜利万岁》,60年代为庆祝新中国成立15周年问世的《东方红》,80年代为庆祝新中国成立35周年而问世的《中国革命之歌》,都是这样的“大歌舞”。这些艺术上的鸿篇巨制,浓缩了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可歌可泣的革命历史进程。进入21世纪的今天,如何在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创作领域有所突破,显然是摆在创作者面前的一个挑战。《胜利与和平》的问世,在艺术上呈现出自己鲜明的个性和特色,艺术突破充分表现在对于艺术时空的全新概念和独特处理上。空前巨大的影像大屏幕,甚至可以用影像覆盖整个大会堂的穹顶,配合流动变化的斜面大台阶,构成了独特的舞美语言,令人感叹时空穿梭的冲击力量。影像资料的“蒙太奇”剪辑,把各种经典的、极其珍贵的历史影像资料链接在一起,让人目不暇接地接受着历史情怀的涛涛冲击。与此相配合,整个舞蹈创作与表演也呈现出历史时空和艺术时空均自由转换的新时代艺术特性。 
    例如,《游击队歌》的情景表演穿插了一个刚刚入伍的小伙子对于“枪”的渴望。他没有枪,自觉不像是一个战士;他羡慕有枪的人,因为那才是真正的“兵”!这一组表演在细节处理上非常细腻、真实。当小战士最终得到了一支枪,他迫不及待地向假想中的敌人瞄准射击,枪声响起之时,正是下一个群舞《铁血雄狮》的开端!配合着平型关大捷、血战台儿庄、百团大战等等历史影像,舞者用8个梯子构成了多变的“攻坚”武器,梯子上的舞蹈令人耳目一新。当舞台上方出现了一条“栈道”而勇士们前赴后继冲向敌营,舞蹈场面把观众的目光最终引向一条红色的攻城之路。此时的舞蹈,完全转换成一场向着高空肢体力量的盛宴! 
    全场演出,特别是其中的舞蹈,容纳历史之内容更加丰富,艺术手法却更加洗练;影像世界和舞台表演空间配合更加巧妙,艺术上却更加具有概况性。舞台画面和舞蹈动作自由穿越了时间、跨越了空间,直接到达观众的心底,这正是现场观众大呼过瘾、深感震撼的重要原因。 
    《胜利与和平》是一篇诗意盎然、回味无穷的赞咏宣言,其中有着动人的旋律,发出中国人的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向往着美好的未来! 
    应该说,这是一场充满了诗意的演出,是当代中国人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痛定思痛,居安思危,呼唤和平,开拓未来的一次艺术盛宴。一般来说,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最普通的黎民百姓,总是对和平满怀期许的。也许是出于人类的趋利避害之本能吧,人们总是希望忘记过去的痛苦。但是,历史告诉我们:前事不忘,后事之师。《胜利与和平》晚会用高度艺术化的手法诉说痛苦的过去,也用高度洗练的美好画面期待未来。我非常欣赏整场晚会中两处“高调子”的艺术场面。一个是舞蹈《卢沟烽火·南京——永不忘却》,一群白衣女子为战争的苦难而哭泣、呐喊、悲伤,舞蹈动作悲怨愤懑之情溢于言表。另外一个是第三篇章《和平梦想》中的第一个舞蹈《红纱巾》。特别是那个由著名舞蹈家山翀身着一袭白色衣裙扮演的母亲形象,那样无助又无辜地紧紧怀抱着已经死去的孩子不肯放手,催人泪下,感人至深。舞蹈编排得静气十足,多用背影的魅力,却更突显出对于和平的深情翘望,对于未来的深深期待。 
    《胜利与和平》用艺术的盛大仪式告诉我们,二次大战痛苦,最苦是中国;人类文明发展,期待于中华;人类和平希望,升起在东方!

 

 

    胜利与和平 静穆与伟大

    许 锐
    

舞蹈与情境表演《铁血雄狮》 

    2015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世界迎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在和平与发展的潮流中,各种冲突与动荡也如影随形。中国首次在这样一个重要的时刻,举行了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的系列活动。最引人关注的当然是9月3日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大阅兵,以及当天晚上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上演的题为《胜利与和平》的文艺晚会。如果说大阅兵向世界发出了直接而响亮的中国声音,那么文艺晚会则以更全景和柔性的方式表达了我们的历史认知、情感诉说与精神追求,更具有文艺打动人心的独特力量! 
    巨大的金色浮雕上,长城蜿蜒于巍巍河山之中,下方是中国人民斗争的身影,托起河山的是他们不屈的脊梁。浮雕前矗立着战士的群像,凝固的身躯挺立天地,坚毅的眼神穿越时空。灯光渐暗,在老战士的追忆中,群像“活”了起来,把我们瞬间抛入那热血挥洒的历史……晚会以这样一种方式拉开帷幕,让我的思绪之中不由回荡起一句话——“静穆的伟大”。这本是德国古典主义美学家温克尔曼对希腊雕塑美学特征的评价——在单纯静穆的外表下蕴藏着激动人心的精神力量——成为这台文艺晚会的绝佳注脚。 
    在我看来,《胜利与和平》文艺晚会在艺术表达上有两大可圈可点之处,一是表演方式上的情境营造,二是舞台语言上的化繁为简。 
    首先是晚会中的戏剧、舞蹈、音乐等表演样式都大量运用了与情境相结合的方式,从而为观众建立了一个很好的“情感通道”。即通过人物和背景的设置,迅速而准确地唤起观众的情感体验。例如在表现东北抗日联军的《松花江上·抗联英雄》那场戏中,演员化身为那些耳熟能详的人物,但又不进行具体的故事叙述,而是让他们以最凝练动情的语言进行独白的述说,配合着群众角色的默剧表演,让观众直接进入人物的内心世界,从而引起情感的共鸣。即使没有具体的人物,类似的情景式表演也始终贯穿整个晚会,所有的故事并不展开,只是萃取最典型的场景进行“点穴式”的呈现:如《铁血雄师》中百团大战的浴血攻城、《南京·永不忘却》中无辜妇孺的劫后悲痛、《并肩战斗》中入缅远征军的密林行军,还有《红纱巾》那个遗憾中寄托无限美好的女孩……因此情境既不是具体的故事也不是单纯的环境,而是能够通过联想唤起情感的语境,贵在简练而准确。表演方式上情境的营造,使得整场晚会虽然是散点式的抗战全景呈现,但却凝聚了情感,凝聚了精气神,真正体现了史诗性的艺术风格。 
    也正是由于这种情境营造的表演方式,要求舞台表达的语言宜简不宜繁——过于繁复的样式会冲淡情境的准确性与指向性。这一点尤其在舞蹈的表演上非常突出。整场晚会的舞蹈编排颇有惊艳之感,完全没有通常大晚会中炫技式的铺张,而是在凝练中充满了雕塑感。《南京·永不忘却》中的母亲,怀抱逝去生命的孩子,几乎没有多余的舞蹈动作,只是曲起身体仰天无声地呐喊,一步步前行。悲怆的脸上没有眼泪,弓起的身体却蓄满了悲愤。这种介于舞蹈和肢体戏剧之间的动作与调度,简洁中却极致地呈现出肢体内在的情感张力。《同仇敌忾》中《大刀进行曲》的舞蹈编排,也没有通常男子舞蹈中铺天盖地的技巧,3位主演和群舞演员以静制动,完全以充满力量感的造型和简洁的劈砍动作取胜,反而让人感到抑制不住的热血与冲动。而且非常值得一提的是,整场晚会中所有的演员都投入在了内在的表演当中,适度地夸大了面部神情但又不夸张,在电视转播中几乎完美地填满了镜头。这与很多晚会转播中由于演员“出戏”而导致观众“跑神”的情况有着很大区别。由此可见,繁复的表现往往就模糊了焦点,简洁而准确的表达才清晰动人;完全释放掉的力量就没有了力量,蓄势而发的力量才激动人心——这才能构成静穆而伟大的“壮美”。 
    当然,真正支撑这一切文艺形式的都指向其背后不朽的精神!一段时期以来,中国的文艺晚会不可谓不多,在经济和商业浪潮的冲击下,很多晚会甚至陷入了比拼服装、舞美、灯光等外在视觉冲击的误区,忽略了舞台文艺内在表达的精神实质。长此以往,难免造成对晚会的审美疲劳。我特别注意到抗战70周年文艺晚会的视频在网络上的点播数和好评率都相当不错,并且在20岁至30岁的人群比例中很高,各行各业的好评度也差别不大,显示出很高的认同度。这说明,大家认同的不仅是晚会的艺术样式,更是艺术样式所传达的一致的精神追求。 
    鲁迅先生曾说:“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抗战70周年文艺晚会的成功之处,当在于其用艺术之美诠释了可贵之民族精神!战争是残酷的,胜利的不是战争,而是追求美好与和平的精神。静穆的伟大不需要虚张声势的喧嚣,只需要处变不惊的坚定与从容。

    

    将希望背在肩上 将梦想烙在胸膛 
    ——一位当代大学生的《胜利与和平》晚会观后感 
    王殿豪(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2013级本科生) 
    七十年关山觅渡,洪流滚滚中华路。回首望英雄何处,血染尽丰碑如簇。 
    70年前,坎坷的中国在艰难中走向胜利,从战争中走向和平。14年抗战,66年国成,百年复兴中国梦。共和国的故事,也要讲给儿孙去听。 
    打破时间的界限,贯穿空间的节点,《胜利与和平》带我们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那些过往,是黄河的咆哮,是英雄的长征,是松花江畔的冰雪,是太行山上的雷鸣,是枪声响起的北平,是骨血烙印的南京。这些血与泪,家与国,我们怎敢忘却。这些艰与难,生与死,我们热爱和平。 
    言语会让英雄的故事苍白,我唯有颂之以诗、赞之以歌。胜利与和平凝结着英雄血泪,我不禁肃然起敬、斗志昂然。 
    这一夜,我看见无数战士,那是铁血铮铮的汉子,为国尽忠的男儿;这一夜,我看见无数学子,那是忧心家国的青年,山河犹在的脊梁;这一夜,我看见无数孩子,那是永不熄灭的希望,中华民族的光芒。我看见有一面红旗,屹立在山岗河岸。这一夜,我也看见落泪的老人,徘徊在我梦里的延安。 
    若能回到延安,我会是那陕北公学的学子,也会在那800里秦川上守着中国的血脉,在印着镰刀和斧头的旗帜下走向前线。我愿死在冲锋的道路上,用枪炮声为我悼念,用祖国的黄土将我埋葬。让我踉跄的脚步成为生命的舞,让我的呐喊成为中国的歌。 
    我愿这歌雄壮,这舞悲怆。我愿这中国不再经受苦难,愿和平与富强停驻在世界的东方。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已是70周年,而在一夜我看尽中华儿女大大小小的家国心愿。我铭记没有一寸土地不是鲜血守护的经历,没有一寸土地不写着壮阔的波澜。 
    我们是今日中国的青年,年轻的中国是我们的家园。我以当代大学生的眼光看着这一场庆典,也以青年人的身份感动着祖国的今天。有些事情,历史告诉我们不能遗忘;有些仇恨,时间告诉我们可以冲淡;有些生活,先烈告诉我们必须珍惜;有些明天,祖国告诉我们肩负重担。百年前梁启超《少年中国说》中写道:“今日之责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及至今日,中国犹有我少年。艰难的中国,虽已过去,不能忘记。富强的中国,虽已到来,敬在胸怀。 
    少年若有志,请去看看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如何求得安宁的平日,去看看这13亿的父老乡亲,怎样展开单纯朴实的笑颜。请将这中国的希望背在肩上,请将这民族的梦想烙在胸膛。70年前,为这胜利,我们已经洒过太多的热血;为这和平,我们已历经太多的苦难。那你的今日,请让这胜利的果实地久天长,请让这和平的白鸽永远在天空飞翔。

温馨提示:中艺联合文化产业 定义文化产业新标准。
相关新闻

网友跟帖(请快来参与)

登录 | 注册 发表跟帖 请登录后发言,并遵守 相关规定